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反晦气
反晦气

作者:魏炜 来源:《故事会》

从前,村里有个叫二蛋的后生,聪明机灵,眼珠一转就是一个主意,村里人遇到啥解不开的麻烦事,都喜欢去找他。

这天,住在村东头的表叔王大找到二蛋,扔给他一吊钱,气呼呼地说:“太欺负人了!二蛋,你一定要帮我出个主意,好好治住他!”

原来,王大的对门邻居陈铁柱家年初盖房子,比王大家的房子高出了两层砖,这不是要压他一头?他就找陈铁柱去说理,陈铁柱理直气壮地说自己长得高,他家的房子就得盖得高。这纯粹是歪理啊,王大回家就想了一个辙,在门楣上钉了一面镜子,把陈铁柱家的晦气给他照回去!

陈铁柱看到王大家门楣上的镜子,也如法炮制,在屋脊上钉了一面镜子,正好照到王大家。这可麻烦了,陈铁柱家的屋脊也比他家的高半尺呢,王大再也没办法照回去了,于是就来找二蛋求助。

二蛋一听是这么回事,不禁笑道:“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儿呢。叔,活人哪能让尿憋死?他家屋脊高,咱可以比他还高啊。”王大苦着脸说:“屋脊是死的,怎么再高啊?”二蛋笑道:“你往上面码几层砖,可不就比他家的屋脊高了吗?”王大一拍脑门,急匆匆地走了。

过了几天,王大又来找二蛋了。他一屁股坐下来,气呼呼地说:“二蛋,你那个招儿不灵啊!”二蛋一愣:“咋会不灵?”王大说,他回家后在屋脊上码了几层砖,再在上面镶上小镜子。不料,陈铁柱一看,也跟着学上了,结果又比他高了几层。王大自然不服气,也接着往上码,谁知房瓦都给压碎了,再往上码,那就碎得更多了。要是给房子换套瓦,那可太亏了。

二蛋皱着眉沉思片刻,一拍巴掌说:“有了!”二蛋想出的主意,就是去伐根毛竹,把镜子挂到毛竹顶上,再把毛竹竖在院子里,照着陈铁柱家,看他陈铁柱还怎么高!王大一想,是这么回事啊。他拉着二蛋就上了山。两个人千挑万选,选了一根最高的毛竹,扛回家,绑上镜子,又在院墙边挖了个坑,把毛竹竖起来。王大看着毛竹顶上挂着的镜子,得意地笑了:“我看他怎么还能比我高!”

王大一时高兴,打酒买肉,跟二蛋喝了个一醉方休。

二蛋酒足饭饱,晃晃悠悠地回到家,却见陈铁柱正黑着脸站在门口等他呢。一见他,陈铁柱就怒气冲冲地问:“二蛋,你怎么那么缺德呀?帮王大寻我晦气!”二蛋两手一摊,说:“他是我叔,我当然得给他出主意。”

陈铁柱掏出一吊钱,塞到二蛋手里:“这些你收下,你也给我出个主意!”二蛋若有所思,把钱收下后,请陈铁柱进了门,说:“你说吧,让我帮你出什么主意?”陈铁柱说,当然是怎么比王大家的镜子挂得更高些。

这下,二蛋犯了愁。他眨巴着眼睛想了半天,也没想出个好主意,就把那一吊钱退给了陈铁柱,叹着气说:“我真想不出啥主意来了,那根毛竹那么高,没什么能比它更高了。”陈铁柱坚持把钱塞回给他,说:“你一定要帮我想个主意出来!”

二蛋想了好一阵子,忽然一拍手道:“有了!不过,你得破费点儿了。”陈铁柱顿时高兴起来,喜笑颜开地说:“只要能赢了他,花钱就花钱,你快说吧。”这回,二蛋的主意更邪门,他让陈铁柱去小王庄找王小力,租他家的乌鸦用半月。

那王小力也是闲着没事儿,驯了几只乌鸦。那几只乌鸦贼听话,让它们干吗就干吗。陈铁柱给了王小力一吊钱,王小力带着乌鸦就来了。那几只乌鸦轮番站到王大家那根大毛竹上,扯着嗓子“嘎——嘎——”地叫,别提有多丧气了。

王大听到声音跑出来,捡起石子来打乌鸦,乌鸦拍拍翅膀就飞了。可等他一进屋,乌鸦就又飞回来,还是站在那里“嘎——嘎——”地叫,王大又出来赶,乌鸦又拍拍翅膀飞了。几次下来,王大累得筋疲力尽,可那乌鸦还是轮番过来叫丧。

王大只好又去找二蛋,让二蛋帮他想办法。二蛋使劲摆着手说:“我可不帮你想主意了。再帮你想,陈铁柱非剁了我不可。”王大掏出一吊钱,塞到他手里说:“快帮帮叔吧!”

二蛋皱着眉想了想,凑近王大的耳朵说:“你做个弓箭,把乌鸦射下来呀。射着一只,其他的就都不敢来了。”王大一拍脑门,看来自己是气糊涂了,连这么简单的办法都没想到。

王大回到家,立刻做了弓箭。他瞄准了乌鸦正要射,谁知那乌鸦倒是聪明绝顶,看到了弓箭,就拍翅膀飞了。王大知道那乌鸦还会回来,就躲在门后,偷偷瞄着。

过了一炷香的工夫,乌鸦果真又飞回来了,还是站在毛竹上“嘎——嘎——”地叫着。王大瞄准乌鸦就射了过去,可那乌鸦贼精明,刚听到弓弦响,就拍拍翅膀飞了。

王大气得直跳脚,却听到一阵激烈的拍门声。他忙去开了门,却见一个陌生后生一手拿着滴着鲜血的箭,一手捂着流血的肩膀,疼得龇牙咧嘴,瞪着眼问他:“你射的箭?”王大点点头,慌忙问道:“你这是咋了?”后生气得浑身发抖:“咋了?你瞎呀?你射到我了!走,咱到衙门说理去!”

王大一听,吓得两腿一软,瘫在地上。他忙说道:“衙门就不要去了,我还是赔你钱吧。你说吧,赔多少?”

小伙子气呼呼地说:“赔多少?你该赔我一条命!亏得我手脚麻利,听到风声,赶紧往旁边跳,要不,正好射在我脑袋上,你那脑袋得搬家!你死了,你家的地還得赔我,地不够了赔房子,老婆得改嫁,儿子也不知道要随谁的姓呢!”

王大眼前一黑,险些晕过去。后生接着说:“我也不讹你,赔我三吊钱吧,也就够我看郎中抓药的。”王大哪敢耽搁,赶紧借来了三吊钱,递给后生,还一个劲儿地赔着不是,后生这才接过钱走了。王大一把折断了弓箭,蹲到地上,捶打着自己的脑袋。

这时,二蛋走了进来,看到眼前的情景,惊讶地问:“叔,你咋不射乌鸦了?”王大哭丧着脸说:“别提了,险些出了人命。陈铁柱爱挂镜子就挂,乌鸦爱叫就叫,我不管了。”

二蛋突然笑了:“这就对了嘛。”他往外一招手,只见那个后生和陈铁柱都走了进来。后生把三吊钱递给了王大,陈铁柱给他鞠了一躬,说:“兄弟,是我不对,你大人有大量,就别计较了。”

王大蒙了:“怎么回事?”

后生笑嘻嘻地说:“其实你没射中我,箭上和我肩膀上的血,都是我抹的鸡血。”

陈铁柱也笑着说:“二蛋跟我说了,他想让咱两家和好,我冷静下来想了想,一直这么斗下去,也确实没啥意思。”

二蛋点点头说:“叔啊,当初我见你和铁柱哥两人都怒气冲冲的,估计一时半会儿劝不好,就琢磨着想了这么个主意。他家房子都盖好了,不能拆了,我看你家房子也旧了,不如就换个顶吧,也起高两层,那两家不就一样高了?大家都是邻居,还是以和为贵呀。”说着,他从怀里掏出三吊钱来,“这是你和铁柱哥给我的钱,他这一吊钱,就当给你赔礼啦。”

王大使劲点着头,忽然给了二蛋一拳,笑着说:“就你鬼主意多!”

(发稿编辑:朱虹)

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

谯城区视觉突围设计工作室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汤陵北路